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探討

美國資管大類資產配置經驗及其啟示

發布時間:2019-06-27 21:37

作者:李津津趙雨晴

  近年來,居民財富的增長與金融市場的完善,推動了我國資管規模的不斷攀升,而監管新規的發布,則進一步重塑了我國資管行業的“大資管格局”。作為資管版圖的主導,商業銀行理財如何實現有效的大類資產配置,是大資管格局下提升核心競爭力的關鍵。他之豐碩,我之芳華,美國銀行系資管資產管理能力的提升,或為我國商業銀行理財業務提供經驗借鑒。
  我國財富管理市場空間廣闊
  自1998年我國出現第一只公募基金產品、2004年推出首只銀行理財產品以來,我國資產管理規模伴隨全球資管行業發展不斷攀升。根據銀行業協會、證券業協會和保險業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底我國資管規模約120萬億元,包含了嵌套等重復計算部分。BCG全球資管年報披露的中國資管規模為4.2萬億美元,扣除了預期收益型和不合規產品。而中國人民銀行綜合統計的我國資管產品資產合計約86.5萬億元,相對更為準確。據此測算,我國資管規模大體接近GDP總量,這與全球總體水平和以銀行系為主導的日本相當,但與直接融資市場發展較為成熟的美國市場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美國資管總規模接近GDP的兩倍。
  從資管規模占經濟體量的比重來看,當前我國資管行業發展正處于美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發展階段,從資管行業發展的關鍵要素來看也很接近。
  一是經濟政策和產業結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
  美國正處于里根供給側改革期間,通過降稅和放松管制,推動創新型經濟快速發展,金融自由化程度不斷提高。據統計,到2000年美國信息技術產業已占GDP的10%以上,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遠超制造業。目前,我國也正處于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階段。第三產業占比超過經濟體量的一半,也與美國供給側改革期間相當。
  二是直接融資市場發展水平。美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股票市值占GDP比重在45%至50%之間,債券市值占GDP比重約為60%至70%,這與我國目前的水平相當。而我國股權融資占比不到10%,這與美國有一定的差距。此后伴隨著經濟結構的調整,美國以私募股權市場為代表的直接融資市場快速發展,我國目前也正處于加快培育直接融資市場的關鍵階段。
  三是利率市場化改革進程。美國利率市場化改革始于1970年,通過放松利率管制、實現終結Q條例,最終于1986年完成利率市場化改革。目前,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進入最后“利率并軌”階段,雖然利率并軌的問題短期難以完成,但未來將在利率雙軌制的基礎上,對于存貸款利率進行局部改革,比如,不再公布貸款基準利率、存量貸款合同切換等問題,推動利率市場化不斷向前發展。
  四是金融中心建設。美國利用兩次世界大戰使經濟實力一次又一次地飛躍,為紐約成為世界性金融中心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20世紀70年代,發達國家開始放松金融管制,美國開展的金融自由化改革為紐約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創造了自由空間。2019年1月22日,央行等八部門聯合印發《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行動計劃(2018-2020年)》落地,標志著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進入沖刺階段。
  美國銀行系資管大類資產配置的經驗
  產品定位不同帶來配置策略差異化。美國銀行系資管主動型產品占比相對較高,這意味著對資產管理能力的要求也相對較高。由于標準化資產的信息透明度較高,因此主動管理型產品的資產端更多地選擇另類資產領域,通過為客戶提升超額收益而實現“中收”的增加。例如,摩根大通的另類投資規模占比超過三分之一,而紐約梅隆的另類投資規模占比更是超過一半左右。
  投資者結構和風險偏好差異化要求配置策略更加定制化。從美國銀行系資管的客戶結構看,更加注重零售客戶與機構客戶的平衡。以摩根大通為例,零售客戶占比達到了50%,遠高于非銀行系資管機構。由于龐大的零售客戶基礎,要求銀行系資管加快形成以客戶為中心的產品設計理念,并針對不同客戶群體設計不同的產品類型和配置策略。零售客戶產品設計應以低風險、低門檻、高流動性的標準化產品為主,高凈值客戶產品的設計,應為客戶提供“全方位、一體化、定制型”的資產管理服務,而機構客戶產品的設計,應著重關注客戶所處監管環境以及業務辦理流程等方面。
  金融科技賦能是發揮大類資產配置功能的關鍵。利用金融科技提升能力、提高效率、增強風控、降低成本,是頭部資管機構做出的一致選擇。美國銀行系資管已逐步開展創新科技賦能金融,增強核心競爭力。2018年,摩根大通發布在線投資系統YOU INVEST,2019年還將發布智能投顧系統YOU INVEST PORTFOLIOS,將金融科技融入資產配置。隨著金融科技的介入,銀行系資管商業模式也將逐步演變為“金融創收+科技創收”。
  建立完善投研體系,提升投資及配置能力。隨著資管產品設計更加復雜、需求更加分化,倒逼大類資產配置更講究跨市場、跨資產的配置能力。分化的資金需求會要求產品設計提升策略和規則的透明度,而策略透明度提升的前提,是策略能夠清晰準確的表達,量化研究在資管中的地位也進一步得到加強。
  對我國商業銀行的啟示
  緊密依靠母行,融入集團客戶發展規劃,建立以“客戶為中心”的資產經營模式。全球資管產業鏈微笑曲線顯示,靠近資金端和資產端的附加值相對更大,最早在任一端建立優勢的機構往往能逐步貫通產業鏈,成長為行業巨頭。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具備母行的渠道和資源,從而形成了廣大的客戶基礎,資金端優勢明顯。未來,一方面應掌握客戶需求,做好客戶分層,結合客戶風險偏好,制定資產配置方案,由產品導向轉向客戶導向,逐步做到資產端和客戶端的主動融合,實現“以銷定投”。另一方面要挖掘集團潛在客戶,通過理財業務提升客戶轉化率,逐步擴充產品品類和資產范圍,做大做強資產管理能力,最終實現產業鏈貫通。
  依靠分行和集團內子公司,發揮綜合化優勢,提高資產管理協同效應。為適應以客戶為中心的大趨勢,海外銀行系全能型資管公司普遍采取機構隔離、業務一體化的模式,通過發揮集團內不同板塊間協同優勢,增強資產獲取能力,為客戶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務。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未來定位一流全能型資管平臺建設,應充分利用集團綜合化經營優勢。此外,發揮分行屬地優勢,通過子公司與分行協同發展的優良傳統,提升資產獲取能力和投后管理能力,提高客戶黏性,撬動多項業務合作,實現協同發展、合作共贏。
  打造投研一體化機制,拓展資產譜系,提升大類資產配置能力。投資能力是資管行業的核心價值和長期競爭力來源。國際經驗表明,有效的大類資產配置是成功投資的關鍵,大類資產配置策略能夠獲取90%的投資收益,因此其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大類資產配置能力和投研一體化機制有待進一步提升和完善。一是充分發揮自身優勢,以固定收益和FOF/MOM為重點,打造投資能力。二是以建立成熟穩健的信用研究體系、策略有效的權益研究體系、收益穩定的量化研究體系為突破口,最終建立系統化的投研體系,從而更好地發揮研究對投資的先導作用。三是通過投資、戰略合作或團隊自建的模式,布局智能資管領域,加大大數據在投研領域的應用,構建大類資產配置和決策機制的分析系統等。
  (作者單位:交通銀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上海農商銀行駐交通銀行辦事處)

四川金7乐电视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