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探討

金融協調發展是長三角一體化關鍵

發布時間:2019-06-20 21:54

作者:邵偉

  實施長三角一體化戰略發展是黨中央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2018年11月印發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意見》,為全面落實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各項任務、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向更高水平和更高質量邁進提供了有力的機制保障。
  圍繞長三角一體化戰略目標,金融協調發展成為了問題的關鍵,其涵蓋機構協同、市場協同和產品協同。機構協同需要長三角一體化區域各類金融機構開展形式多樣的互動協作、人才交流,以支持長三角一體化區域經濟建設形成金融方面的合力;市場協同需要長三角區域各金融子市場的互聯互通,推動金融要素在區域中有序流動,為區域資源優化配置提供高效的金融服務;產品協同需要金融政策的優惠邊界最大化,讓金融政策能夠重點支持各類金融子市場產品的協同創新,讓金融企業和金融消費者在長三角區域內享受全方位、高質量的資金融通和風險管理等服務。
  問題分析
  通過公開市場操作、MLF以及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等進行政策調控時,央行貨幣政策調節的是超額流動性,對銀行等金融機構的超額流動性資產進行控制,實現貨幣收放的“閥門”作用。當超額流動性增強時,銀行等金融機構可加大資產負債的規模擴張,或通過市場轉讓部分超額流動性從而實現金融資產重置,反之亦然。從超額流動性對社融相關性的強弱分析,可揭示地區社會融資隨央行政策變化以及支持金融布局的問題。
  自2013年起,央行公布了地區社融增量數據。通過EXCAL VBA投資決策模型,可獲得央行資產科目的“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對其他金融性公司債權”、“對非金融性部門債權”以及負債科目的“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其他金融性公司存款”、“非金融機構存款”等法定存款準備金科目與三省一市社會融資的相關值。
  從2014年至2018年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資產方對社會融資的相關值分析看,“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在2015年均顯示為負40%左右的相關值,其余年份均顯示大于50%的正相關值;“對其他金融性公司債權”在2015年顯示為正40%左右的相關值,其他年份中,江蘇社會融資較為顯著,上海次之,浙江緊隨其后,安徽則不太顯著。由此說明,債權科目在傳導貨幣政策時,對上海社會融資的影響偏弱,對安徽社會融資的影響較明顯;負債科目在傳導時,貨幣政策對安徽社會融資的調控作用較為顯著,超額流動性釋放對上海社會融資的溢出較為顯著。因此,貨幣政策對三省一市的超額流動性管理溢出效應產生了不一致的現象。
  具體來看,貨幣政策調整對安徽銀行業金融機構外幣貸款的政策依賴較顯著,而對上海銀行業金融機構外幣貸款的外溢現象較為明顯。貨幣政策對上海、江蘇和浙江的委托、信托和承兌匯票等影子銀行業務的溢出較為顯著,而對安徽影子銀行的溢出效果偏弱。由此,可看出上海、江蘇和浙江的影子銀行業務較易吸收貨幣政策的超額流動性,而安徽則相對偏弱。貨幣政策對上海、江蘇和浙江的企業債券的調控效果比較明顯,而超額流動性對安徽企業債券資金的支持較為顯著,說明上海、江蘇和浙江的企業債券業務相當活躍,而安徽在債券資金的運用上較為顯著。近幾年,“對其他金融性公司債權”對安徽“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的支持效果有所提升,而江蘇在“對非金融性部門債權”對“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的支持效果較明顯。與此同時,“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對安徽和江蘇的“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形成了超額流動性的對流現象,說明地方競爭性施策的現象較為顯著。
  由此印證長三角金融一體化在六個方面亟待加強,即金融規劃、金融政策、金融協調機制、金融要素市場、金融機構和金融基礎設施方面仍呈現出尚未一體化的現象,直接影響了金融政策的傳導效果以及金融市場的競爭力。
  政策建議加強區域金融協調發展機制建設
  為使區域金融協調發展機制更加有效,金融目標導向應當更加明確,圍繞努力實現金融服務均等化、金融基礎設施均衡、金融服務保障水平大體相當的目標要求,應該在深化金融改革開放、破除地區之間金融利益分配和政策壁壘、加快形成金融市場統籌有力和競爭有序,以及綠色金融協調發展,共享共贏的區域金融協調發展新機制,在有效遏制區域金融分化、規范區域金融開發和金融秩序、推動區域金融一體化發展中發揮積極作用,以此促進區域金融協調發展。同時,金融問題導向應當更具有針對性,如針對長三角區域的金融發展差距較大、區域金融分化現象逐漸顯現、金融比較中性的競爭仍然存在,以及區域金融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等突出問題,須完善區域金融協調發展機制,增強區域金融發展的協同性、聯動性和整體性。
  筆者建議,在加強地區金融監管協同作用的同時,上海應發揮金融同業公會與三省金融公會的協同作用,提升金融協會的自治和參與民間外交的能力,并與國際金融中心建立密切的聯系,代表金融行業參與對外的行業性談判和交涉,提升中國金融企業在國際金融界的話語權。
  完善區域金融協調發展機制途徑
  在推進區域金融協調的發展機制上,尤其是在金融市場的合作與互助機制以及利益補償等方面,長三角區域金融協調應該發揮更大的示范作用。根據戰略要求,要在進一步完善長三角區域金融協調發展的機制新內涵、區域金融的合作機制、優化區域金融的互助機制、區際之間金融的利益補償機制等方面取得新突破和新進展。在健全長三角金融市場一體化發展的機制方面,要促進上海、江蘇、浙江和安徽的金融要素充分自由流動,這是為經濟一體化發展提供“血液”流暢的內在金融要求。
  為區域內企業提供一體化金融服務征信數據大平臺。通過提升金融科技的區域經濟服務能級和區域內基礎金融服務能力,利用區塊鏈技術試點,建設長三角區域金融服務的企業征信數據大平臺,推動長三角征信體系建設一體化發展。另外,要加快構建區域共享的信息平臺,使區域內金融機構更清晰地了解企業市場實力和商業信譽等信用信息,全方位支持各類型企業的發展,提供更有效的金融服務,提升區域各類型企業金融服務可獲得性,加速推進一體化金融服務征信數據大平臺建設。
  在推動長三角區域綠色金融市場建設方面,應當從用水權、排污權、碳排放權、用能權初始分配與之對應的綠色金融交易模式等制度上發力,加大綠色票據在區域綠色金融中發揮資金融通的作用,完善長三角區域碳權交易的“基線”標準一體化建設,形成長三角金融一體化的市場發展機制和管理體系。
  在深化金融合作機制方面,長三角區域應當與京津冀地區、長江經濟帶、粵港澳大灣區以及中部地區和城市群之間加強區域間金融合作與互動,同時,促進上下游金融服務便利化合作發展和省際的金融合作。從戰略規劃看,安徽西部地區參與中部地區的發展,而東部與長三角一體化建設,在區域互助機制上存在獨特的邊界共享和政策優勢。
  在充分發揮市場主導作用和政府引導作用方面,長三角金融一體化對深入實施東西部金融的聯動創新、對口的金融協同和金融扶貧等可起到示范和帶頭作用。在利益補償機制方面,針對長三角區域以及其他欠發達區域價格形成機制尚不健全的重點領域,通過長三角金融一體化機制建設,健全與不同區域間的市場化利益關系的補償協調機制,如橫向的生態補償、糧食主產區與主銷區之間的利益補償、資源輸出地與輸入地之間的利益補償等機制多元化共享的金融協調機制建設。
  筆者建議,要加快區域開放銀行建設,為區域企業和個人提供“一站式”金融新生態的API節點式服務。
  健全區域金融協調新機制
  在加大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我國區域金融協調發展出現了新情況和新要求,不斷推進金融改革和金融創新、建立更科學有效的區域金融協調發展的新機制,是促進區域金融協調發展的根本保證。
  在建立區域金融戰略的統籌機制以及金融服務的政策、均等化和風險保障機制等方面,區域金融均存在新的發展要求。為推動國家金融戰略的融合發展,應該建立具備統領作用的區域金融戰略統籌協調機制。這樣,既能更好地發揮國家金融戰略的區域示范引領作用,又能發揮國家重點區域金融戰略的外溢效應,推進發達和欠發達地區之間的金融統籌協調發展作用。為處理好經濟社會公平均等的發展關系,應該完善金融服務均等化基本建設機制,提升金融服務的風險保障能力,提高金融服務和各需求層的統籌協調能力,推動金融服務在區域之間、城鄉之間的有機銜接。
  為進一步提高區域金融的精準有效施策,需要不斷創新區域金融政策的調控機制,實行差別化的區域金融政策,建立區域均衡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建立健全區域金融政策與其他宏觀調控政策的聯動機制。為促進區域金融規范化協調發展,需要健全區域金融發展的風險保障機制,進一步建立規范區域金融的規劃編制和管理機制,建立區域金融發展的監測評估和金融風險的預警體系和區域金融協調發展的法律法規體系,使區域金融協調發展逐步有規可依和有法可循,為金融服務質量的提升和貿易便利化、投資自由化等供給側改革提供法律保證。
  筆者建議,上海應當在長三角金融一體化監管方面實行負面清單工作模式,盡快推行金融“監管沙盒”機制,為在長三角區域先行先試加密數字金融提供示范性案例。
  (作者系原中行上海市分行高級經濟師)

四川金7乐电视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