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海外

德國經濟疲態凸顯 歐央行降息預期升溫

發布時間:2019-06-27 21:37

作者:記者戚奇明

  德國伊弗經濟研究所日前公布數據顯示,6月份德國商業景氣指數連續第3個月下降,從5月份的97.9點降至97.4點,為2014年11月以來最低水平。其中,在德國商業景氣指數各項指標中,制造業指數、服務業指數和建筑業指數均出現下滑,僅貿易指數有所上升。
  伊弗經濟研究所所長克萊門斯·菲斯特表示,德國企業的悲觀情緒不斷上升,德國經濟正走向低迷。伊弗商業景氣指數被認為是德國經濟發展的“風向標”,對觀察德國經濟形勢具有重要參考價值。此前,多家德國經濟研究所下調了2019年德國經濟增長預期。例如,德國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發布報告,將德國2019年經濟增長預期從1%下調至0.6%;德國經濟研究所觀點相對比較樂觀,認為德國經濟可以經受不確定環境帶來的挑戰,但也把2019年德國經濟增長預期下調0.1個百分點至0.9%;德國哈雷經濟研究所盡管沒有下調預期,但預計德國經濟2019年增速僅為0.5%。而今年一季度,德國國內生產總值環比僅增長0.4%。
  6月21日,歐元區、德國和法國6月份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初值陸續公布。數據顯示,德國PMI初值好于預期。其中,德國制造業PMI初值升至45.4,創4個月以來最高水平,高于預期44.6和前值44.3。德國服務業PMI初值55.6,預期55.2,前值55.4。德國綜合PMI初值52.6,預期52.5,前值52.6。
  “從全球范圍看,德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經濟體。從歐洲內部看,雖然德國不是經濟增速最快的國家,但卻是過去30年中經濟增長最為平穩的國家。德國以發展實體經濟來支撐自身經濟發展,產業形態也較為完整,并且在部分高端產業,尤其是環保、高端機械制造等領域擁有獨特優勢。所以德國經濟的穩定性在歐盟經濟體中最高,也是整個歐洲經濟發展的‘龍頭’。”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財政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欣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但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德國經濟下行壓力明顯增大。
  何代欣認為,德國經濟正受到來自三方面的沖擊。一是歐盟內部。英國“脫歐”進程久拖不決等不確定性加劇了整個歐洲經濟的波動,德國作為歐元區內最主要的經濟體,所受影響也最大。二是德國的主要貿易伙伴正面臨著變化。中美貿易摩擦為德國以及整個歐洲帶來了不確定性,導致德國與中國和美國的經貿往來過程出現了一些變數。“如中美貿易摩擦加劇后,中國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加強與德國的經貿往來,以替代與美國的經貿往來。但中德之間和中美之間的產業結構并不相同,替代的過程并不簡單。”三是目前美國對歐洲的產品和服務,確實進行了一定程度打壓,德國經濟所受影響仍舊最大。雖然德國盡可能在一些問題上采取與美國合作的態度,但在一些重大的經濟利益和國際關系問題上,德國與美國的立場仍有不同。所以美歐之間尤其是美德之間的合作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基于上述情況,當前德國經濟面臨的不確定性不斷增加,以至于其經濟增速,包括服務業和制造業等方面面臨不少挑戰。”何代欣補充道,6月份德國服務業PMI有所回升,是由于整個歐洲進入夏季假期所致,其基本面面臨的不確定性仍然存在。
  另外,雖然6月份德國PMI初值好于預期,但歐元區經濟整體偏弱。上周,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表示,如果通脹沒有回到目標位,歐洲央行將再次放松政策,下調利率是歐洲央行未來應對風險的政策選項之一。
  對此,何代欣認為,從目前情況看,歐洲央行具備一定的降息條件。“歐洲主要經濟體的經濟狀況確實不那么樂觀,并且隨著英國‘脫歐’進程加快,歐洲市場會縮小,歐英間貿易往來及人員往來的成本會增加,這些都會加重對企業或者市場主體的經營負擔。而降息有利于降低運營成本,增加流動性。”何代欣預計,如果歐央行降息,可能會在今年第三季度,最遲可能會在今年第四季度。
  國金證券分析師邊泉水日前指出,歐央行有望進一步采取貨幣寬松政策的原因來自幾個方面:通脹不及預期、出口預計不斷惡化、就業開始走弱、英國“脫歐”的不確定和意大利債務隱憂。據歐盟統計局證實,今年5月份歐元區年通貨膨脹率為1.2%,不及預期的1.3%和前值的1.7%,而2018年5月份為2.0%。

四川金7乐电视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