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書約黃昏后

發布時間:2019-06-27 21:37

作者:王丕立

  歐陽修有詞:“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大意是晚上閑散下來的時候,正是男女約會的好時光。可對我來說,華燈初上時正是我享受書的馨香之時,一天的辛苦上班后,最大的樂趣莫過于坐在燈下來一場與書的約會。
  與一本書相約,有著“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的欣喜和釋然。感覺面對的不僅僅是一本書,而是一個有思想的朋友,在默默地用文字和我交流,淺吟低唱間,不時有心靈激蕩的煔灼之光,不時有茅塞頓開的酣暢淋漓。與書相約,仿佛與智者相遇,是一場充滿誘惑的獨特心靈之旅。
  清代戲曲作家謝堃在《春草堂集》中記載,寧波知府丘鐵卿的內侄女酷愛詩書,聽說天一閣藏書宏富,兩百余年不被蟲蛀,全靠夾在書頁中的蕓草。她只想做一枚蕓草,夾在書本之間。于是,她天天用絲線繡刺蕓草,把自己的名字也改成了“繡蕓”。
  父母看她如此著迷,就請知府做媒,把她嫁給了天一閣創建者范欽的后人。她原想做了范家的媳婦,總可以登上天一閣了,不讓看書也要看看蕓草。但她哪里想到,范家有規矩,嚴禁婦女登樓,因此她悲怨成疾,抑郁而終。臨死前,她連一個“書”字也不敢提,只對丈夫說:“連一枚蕓草也見不著,活著做甚?你如果心疼我,就把我葬在天一閣附近,我也可以瞑目了。”
  好一個愛書成癡的女人!書籍總是這樣,越讀越沉迷。伏爾泰曾說,當我們第一遍讀一本好書的時候,仿佛覺得找到了一個朋友,當再一次讀這一本書的時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這一點我深有體會。
  去年,我在朋友圈中打開了一個閱讀鏈接,是尹學蕓寫的《我的叔叔李海》。由于鏈接頁面文章不完整,我網購了她的系列小說,當書送到的時候,如同老友相逢,我的心情特別激動,然后深陷在小說的故事、語言和細節里。
  這些閱讀,加深了我對人性的理解,啟發了我對普通老百姓喜怒哀樂的關注,最重要的是強化了我的精神世界,讓我骨血豐滿地應對生活中的溝溝坎坎。我開始“把生命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不再糾結于生活中的無趣小事,對工資、獎金、職務升遷不再耿耿于懷。
  在書海中,我將自己的心慢慢沉淀下去,體會一樹花開的喜悅,感悟鄰里親朋間互幫互助的溫暖,期待一個又一個風和日麗的明天。

四川金7乐电视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