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遠方的路

發布時間:2019-06-20 21:54

作者:離響

  那個說沒有比腳更長的路的詩人,

    他走上了另一條路。
  他該拒絕孟婆湯,
  轉身去但丁的天堂。
  人總要走一條路,
  通向遠方,無論生死。
  我知道未來的路,可我卻經常地走岔路,

    不能直接抵達那條注定的路。
  因為我總是不甘心,
  愛情的蜜隱藏在荊棘之路,
  成功的光在盤山狹路盡頭。
  閑雅的秋葉也不得不飄落塵埃,
  野性的光輝受人詬病……


  一切都是幻境,幻境擁有真實的美,

    當我相信幻境時,我就擁有真實。

    我彳亍著,逢見一位智者。
  他說:人們總是想著路的遠方,

    卻忘了腳下的路。
  我的祖輩曾日日蹲在院門口,
  叼著草煙。
  透過灰白色的煙霧茫然地看著遠方,

    他們都在尋找通向遠方的路。
  我的祖先曾拖兒帶女,
  抬起頭瞇眼看著太陽,低下頭看著土地。

    他們從荒涼之地出發,
  經過千難萬險來到水草之源。
  安居,生活,子嗣繁衍。


  他們再次透過豐茂的水草遙望遠方。

    我的曾祖父騎著駿馬,

    飛馳在大地上,踏碎一地月光。

    他站在山崗上,望著茫茫原野,

    又嘆息著返回家園。
  我的父親,年輕的時候就騎一匹黑馬,

    馬蹄踏過千萬條路。
  結果每一條路最終都轉向同一個方向,

    他從沒達到自己想去的遠方。

  時間的洪流,淹沒了蹄聲,

    帶來車輪轟鳴。
  我迎著夕陽,成為車的長龍中渺小的一環,

    我無法突圍而出,必須順著一條路走下去。

    我常常有一種幻覺,
  那飛馳的車輪一直不要停下。
  向遠方走下去,不要讓我有選擇,
  我懼怕選擇,如同懼怕毒蛇。
  選擇總是帶來錯過和悔恨。
  我為曾經的選擇付出大把時光。
  在泥濘小路上掙扎,
  悔恨如同巫蠱扼住了我。

  我試圖沿著一條路走下去,不停留,

    不觀望,眾人以為我是一個睜眼的盲人。

    岔路如此之多,
  它們都通向未知的遠方。
  我看不清心愛之人的眼,他閃爍變幻,

    喜怒都不由我。
  如果沒人同行,我只好孤身向前,
  走上一條路。

    夏風吹起,草帽下,我哀愁的雙眼,

    看不清路的遠方。
  路上滿是時光的刻刀,
  無論走上哪一條路,都會給你留下刻痕。

    我站在路口——上一段路的末尾,
  檢視時光的刻痕。
  刻痕斑駁,編織成孤獨,讓我恐懼。

    我翹首四望,想要訴說,
  可是路上沒有傾聽者。
  我張開嘴,只有風刮過,
  它帶走了我的聲音,
  孤獨依然留給了我。


  路有多遠,我的祖輩不知道。

    他們用雙腳走了一生用駿馬奔馳了一生

    都沒走出命運。
  可命運的路卻簡短成一個個年號。

    我可憐的祖輩一直在原地繞圈圈。

    幸好,他們從沒看清事實,
  用固執和汗水建造了家園和夢想。

    相信依然有一條路可以通向遠方。


  跟著鳥鳴或月光,穿過迷霧的晨光,

    就升起了希望。
  別在意荊棘與岔路吧,
  縱使螻蟻也曾領悟不老的時光。

    你必須到達晨光,一次又一次地出發,

    走上一條向遠方的路。

四川金7乐电视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