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法治

交行、招行、浦發銀行回應在美涉訴傳言 中資銀行依法不應履行美國法院長臂管轄

發布時間:2019-06-27 21:37

作者:記者畢丹丹

  近日,據外媒稱,三家中國銀行拒絕執行美法院關于違反朝鮮制裁調查的傳票,將面臨被切斷美元清算渠道的風險,報道內容涉及招商銀行、交通銀行和浦發銀行(下稱“三家銀行”)。6月25日下午,三家銀行、外交部、中國銀行業協會先后對此事作出回應。
  據媒體報道,有業內資深人士指出,該報道并非針對最近發生的事件,報道中所指調查已在今年3月份一審,目前仍在司法進程中。據了解,傳票之爭還將于7月12日在華盛頓的一家法院進行二審。另外,對于美國政府是否會對中國三家銀行采取措施,美國地區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未予評論。目前沒有確鑿信息表明中資銀行會受到制裁,預計中資銀行應也不會失去美元清算資格,市場對此不應過度解讀。
  三家銀行回應:沒有受到相關調查
  6月25日,三家銀行就此事件進行了回應。
  交通銀行表示,交行注意到美國《華盛頓郵報》相關報道,相關案件涉及美國法院向中資商業銀行調取存放在美國境外的客戶信息,屬于跨境調查取證的司法協助范疇。根據《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等中國法律相關規定,司法協助應當依據《中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規定方式進行。交行始終堅持穩健發展理念,走國際化、綜合化發展道路,積極主動遵循中國和海外機構所在地的法律、監管規則,依法合規開展經營活動,目前沒有受到任何因涉嫌違反制裁法律的調查,沒有依法應對外披露的相關信息。
  招商銀行表示,招行注意到美國《華盛頓郵報》相關報道,內容涉及美國法院向中資商業銀行調取客戶信息。這屬于跨境調查取證的司法協助范疇,依據中美兩國簽署的《中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司法協助須依據該協定規定的方式進行。招行一貫嚴格遵守中國法律、聯合國相關決議以及其他適用的制裁法律,沒有受到因涉嫌違反任何制裁法律的相關調查。
  浦發銀行表示,“我行關注到境外媒體報道涉及我行信息,說明如下:事件起源于美國司法機構在對客戶進行調查時,要求浦發銀行直接向美國方面提供該客戶資料。根據有關法律法規,任何組織、個人或者其他實體均不得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向境外提供相關客戶信息資料。我行未因涉嫌違反任何制裁法律而受到相關調查。浦發銀行作為一家注冊在中國的上市公司,始終堅持依法合規的經營管理理念,嚴格遵守相關法律法規。”
  6月25日,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國政府一向以嚴肅認真的態度,全面落實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各項決議。我們不但要求金融機構企業和個人,嚴格遵守聯合國的制裁決議,也一貫要求中資金融機構在海外的分支機構,要嚴格遵守當地的監管法律法規,依法合規經營,同時配合好當地的司法、執法部門的監管行動。與此同時,我們也一貫反對美方對中國企業進行所謂的長臂管轄,我們希望美方加強同各國在金融監管等領域的雙邊合作,包括合乎各方國內法的信息交流,通過雙方的司法協助和監管合作渠道來解決跨境信息的共享問題。”
  中資銀行此前曾遭遇美國法院長臂管轄
  三家銀行在美遭調查一事,也讓美國長臂管轄問題進入輿論視野。
  “長臂管轄權是美國法院在民事訴訟中確定自己對案件是否擁有管轄權的一項規則。起初,長臂管轄權作為美國國內法,僅被適用于美國居民。其后,隨著國際貿易的發展,美國法院越來越多地對非美國居民實施長臂管轄權,即只要美國法院認為外國被告與法院之間具有最低限度聯系,即便該被告不在美國國內,美國法院仍可能對案件擁有管轄權。實踐中,美國法院常常依據長臂管轄權,將外國企業或個人納入管轄范圍,并按照美國法律判決其承擔責任,無論該外國企業或個人的行為是否發生在美國。”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法律顧問卜祥瑞在就相關中資銀行在美涉訴案件問題答記者問中表示,“美國法院適用長臂管轄,往往都出于其全球戰略和海外利益,其本質上是強迫其他國家的企業或個人遵守美國法律,這既侵害了其他國家的司法主權,也不符合國際法精神,因而常常遭到其他國家的反對。”。
  中資銀行此前也有在美遭遇長臂管轄的經歷。據卜祥瑞介紹,目前,一些大型的中資銀行在美國都設有分支機構,美國法院通常就是以這些分支機構作為“連接點”,認定這些銀行與美國法院之間具有最低限度聯系,從而對這些銀行總行甚至我國境內分行行使管轄權。即便是那些在美國沒有分支機構的中資銀行,只要利用美元清算系統開展跨境業務,也可能被美國法院以從美元清算系統獲益為由,認定這些銀行與美國法院之間存在最低限度聯系。
  據了解,當前,中資銀行遭遇美國法院長臂管轄的通常情況是,中資銀行境內機構的客戶是美國法院案件的被告或被執行人,中資銀行僅僅因為是被告或被執行人在中國境內的開戶機構而被卷入訴訟,并被美國法院判決履行跨境送達、調查取證及協助凍結、扣劃財產等義務。若銀行不予履行,就有極大可能被美國法院判定藐視法庭并被處以高額罰金等處罰。這些案件中,中資銀行本身往往并無不當行為,與案件原、被告雙方的爭議也沒有任何關聯。但是,由于美國法院運用長臂管轄權的廣泛性,中資銀行被無辜卷入美國法院的案件中,從而飽受訟累。
  銀行業協會:不應履行美國法院判決
  另外,在此次事件中,三家銀行究竟是否應該按照美國法院的判決要求,直接向美國案件原告提供中國境內機構的客戶信息?對此,卜祥瑞認為,美國法院未經中國政府相關主管機關同意,僅僅依據其國內法,就判決中資銀行向美國案件原告直接提供受到中國法律嚴格保護的中國境內機構的客戶信息,屬于典型的對中資銀行行使長臂管轄權,明顯違反《商業銀行法》、《民事訴訟法》、《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等一系列中國法律相關規定,中資銀行依法不應該履行美國法院的判決。“《商業銀行法》第二十九條、第三十條規定:商業銀行有為存款人保密的義務;對于客戶存款,除非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商業銀行有權拒絕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查詢。因此,中資銀行境內機構的客戶存款信息屬于依法應當嚴格保密的信息,只有在法律、行政法規有明確規定的情況下,中資銀行才能應國內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等有權機關的調查取證要求,協助予以提供。對于國外司法機關,《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規定:除依照國際條約規定的途徑或通過外交途徑外,未經中國主管機關準許,任何外國機關或者個人不得在中國領域內送達文書、調查取證;《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第四條規定:非經中國主管機關同意,外國機構、組織和個人不得在中國境內進行調查取證等刑事訴訟活動,中國境內的機構、組織和個人也不得向外國提供證據材料等協助。美國法院等司法機關要求中資銀行提供中國境內的客戶信息是一種司法調查取證行為,應當符合上述規定。”卜祥瑞指出。
  此外,卜祥瑞還表示,通過司法協助途徑從其他國家獲取證據材料作為一種國際社會公認的合理取證方式,被廣泛運用于跨境調查取證,中美兩國之間也有相應的制度安排,并且實施渠道暢通、有效。具體而言:關于民事司法協助,中美兩國都是《關于從國外調取民事或商事證據的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的締約國;關于刑事司法協助,中美兩國之間簽訂有《關于刑事司法協助的協定》(以下簡稱《協定》)。因此,美國案件原告完全可以依照上述條約的約定,通過司法協助這一合法途徑,向中資銀行調取中國境內的客戶信息,中資銀行將予以配合,依法提供協助。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包括《公約》、《協定》在內的國際司法協助條約都會對條約適用的范圍和限制、司法協助請求的形式和內容、具體辦理流程等事項作出明確規定,提出和被提出請求的雙方都應當善意履行,確保條約行之有效。”卜祥瑞稱。

四川金7乐电视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