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法治

首例涉“港股通”犯罪案一審宣判 內幕交易懲處力度仍待加強

發布時間:2019-06-24 22:12

作者:記者畢丹丹

  內幕交易一直以來是阻礙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毒瘤”,長期受到監管層嚴厲打擊。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了一例“港股通”證券犯罪案件,以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判處被告人桑某有期徒刑9年,罰金人民幣1200萬元;以內幕交易罪分別判處被告人陳某、王某有期徒刑9年,罰金人民幣2.4億元和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罰金人民幣172萬元。另外,今年證監會公布的55項行政處罰書中,內幕交易案件高達45%。專家認為,雖然我國已初步形成了對內幕交易進行制約和打擊的法律體系,但懲處力度仍待加強。
  案例回顧
  上海一中院經審理查明,2017年5月11日,時任某證券公司投資銀行總部的被告人桑某,獲悉A上市公司籌劃收購香港B上市公司的內幕信息,于次日利用其實際控制的他人證券賬戶買入A上市公司股票共計14.46萬股,又在同年7月27日(A上市公司復牌次日)全部賣出,成交總額為人民幣90萬余元,共計獲利13萬余元。
  同年5月12日和6月10日,被告人桑某分別將A上市公司和香港B上市公司兩個內幕信息標的股票泄露給被告人王某。王某使用本人證券賬戶買入A上市公司股票27.74萬股,后于同年7月27日全部賣出,成交總額147萬余元,獲利32萬余元;又使用開通港股通的本人及其父親的證券賬戶買入香港B上市公司股票共計6.55萬股,后于同年7月10日全部賣出,成交總額404萬余元,獲利139萬余元。至此,王某共計獲利171萬余元。
  同年5月12日至15日間,被告人桑某將本案內幕信息標的股票香港B上市公司泄露給被告人陳某。5月15日至7月7日間,陳某開通其控制的他人證券賬戶的“港股通”功能,又向私人融資4700萬元,使用14個私募基金賬戶和22個自然人賬戶,買入香港B上市公司股票共計752.75萬股,成交總額3.41億余元,又在同年7月至12月21日間部分賣出,共計獲利1.2億余元(含浮盈)。同年7月,陳某將500萬元現金交付給桑某,還為掩蓋內幕交易事實而自行制作了虛假的投研日志和要求公司交易員統一口徑。
  今年內幕交易案占比超四成
  北京市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稅法專業委員會主任朱傳爐告訴《上海金融報》記者,所謂的內幕交易,是指因特殊地位或以非法手段獲取上市公司內幕信息的人員,在該內幕信息公開前買賣或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以牟取暴利的行為。根據規定,知悉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其他人員,不得買入或者賣出所持有的證券公司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據了解,截至6月19日,今年以來,證監會已經公布了55份行政處罰決定書,其中,有25份涉及內幕交易,占比高達45%。
  其中,并購重組領域一直是內幕交易的高發地帶。《上海金融報》記者發現,證監會于6月14日通報的3則內幕交易案例,都發生在并購重組過程中。例如,在萬家文化擬收購上海快屏100%股權的內幕信息敏感期內,蘇立華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孔德永多次聯絡,其中涉及孔德永建議買入“萬家文化”的相關內容,蘇立華交易“萬家文化”行為明顯異常,與內幕信息高度吻合。證監會依法對蘇立華內幕交易“萬家文化”及孔德永在重大信息公開前建議他人買賣證券案作出行政處罰,對蘇立華沒收違法所得687838.22元,并處以1375676.44元罰款,對孔德永處以60萬元罰款。
  另外,今年以來涉及的內幕交易中,內幕信息的泄露方式多種多樣,有些內幕信息的泄露是“不經意的”,但說者無心聽者有心,有人利用無意中聽到的消息買賣股票;有人通過同學、朋友聚會獲得了可靠消息,進而買入相關公司股票;還有人借宿親戚家拿到了“猛料”,并據此買賣股票……盡管泄密方式不同,內幕信息的傳導路徑和內幕交易的手法卻都極為相似,即內幕信息知情人通過各種途徑透露內幕信息,得到消息的人在短時間內大量買入股票。
  “內幕交易行為人為達到獲利或避損的目的,利用其特殊地位或機會獲取內幕信息進行證券交易,違反了證券市場‘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侵犯了投資者的知情權和財產權益。”朱傳爐表示,此外,該行為還會使內幕信息所涉及的上市公司喪失投資者信任,不利于公司在證券市場上繼續籌資。同時,違背了市場信息披露的客觀性和實效性,造成信息的嚴重錯配,最終會使證券市場喪失優化資源配置及作為國民經濟“晴雨表”的作用。
  如何防范內幕交易
  我國國務院證券委最初于1993年9月2日頒布了《禁止證券欺詐行為暫行辦法》,對內幕交易進行了法律制約;1997年3月14日通過的《刑法》更將其法律責任上升為刑事責任。目前,以《證券法》、《刑法》及刑法修正案(七)、《經濟案件追訴標準的補充規定》等為主的一批法律法規,已初步構成了我國對內幕交易進行制約和打擊的法律體系。比如,證券法第五條規定,禁止欺詐、內幕交易和操縱證券市場的行為;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百八十二條對內幕交易、利用信息優勢操縱證券交易價格等行為的量刑和處罰作出了明確規定。
  “不過,相對于內幕交易所獲得的巨大利益而言,我國對內幕交易的懲罰力度仍需加強,這樣才會具有一定震懾力。”朱傳爐認為,此外,上市公司應該對內幕知情人員進行登記報備,增強內幕信息知情人的保密意識,增加其違法行為的成本,從源頭上杜絕信息外泄的可能。并且加強內部教育,讓工作人員從思想上真正了解并重視內部交易帶來的危害。
  【延伸閱讀】
  證監會依法對5宗內幕交易案件作出行政處罰
  6月21日,證監會官方微信號發布消息稱,近日,證監會依法對郭海內幕交易“中文傳媒”案作出行政處罰,責令郭海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股票,沒收違法所得58751759.57元,并處以58751759.57元罰款;依法對倪漢騰、鄭少鑾、李健銘內幕交易“瑞和股份”案作出行政處罰,對倪漢騰、鄭少鑾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股票,沒收違法所得7940630.21元,并處以23821890.63元罰款,對李健銘沒收違法所得2131231.59元,并處以6393694.77元罰款;依法對余樹林內幕交易“科融環境”案作出行政處罰,沒收余樹林違法所得175.06萬元,并處以525.18萬元罰款;依法對新發展集團內幕交易“廈華電子”案作出行政處罰,對新發展集團處以30萬元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李瑞承給予警告,并處以15萬元罰款。重慶證監局依法對余明內幕交易“天翔環境”案作出行政處罰,對余明處以15萬元罰款。
  上述案件中,在中文傳媒籌劃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內幕信息公開前,郭海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并控制賬戶組集中買入“中文傳媒”,相關交易行為明顯異常,且無正當理由;在瑞和股份籌劃公司2016年度利潤分配方案的內幕信息公開前,倪漢騰、李健銘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存在聯絡,倪漢騰、鄭少鑾夫妻二人控制賬戶大量買入“瑞和股份”,李健銘使用本人及范某坤賬戶交易“瑞和股份”,相關交易行為明顯異常,且無正當理由;在科融環境控股股東股權結構變化及實際控制人變更的內幕信息公開前,余樹林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毛某麗頻繁聯系,交易“科融環境”時間與聯絡時點高度吻合,相關交易行為明顯異常,且無合理說明;在廈華電子擬與九次方重組的內幕信息公開前,新發展集團總裁李瑞承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存在聯絡接觸,新發展集團交易“廈華電子”的行為明顯異常,與內幕信息高度吻合,李瑞承對上述交易行為無合理解釋;在天翔環境籌劃重大資產重組的內幕信息公開前,余明獲悉內幕信息后通過微信告知王某、楊某、金某及羅某,余明與楊某交易了“天翔環境”。
  內幕交易行為侵害了廣大中小投資者的公平知情權,嚴重擾亂了市場秩序。證監會將一以貫之地對內幕交易等違法行為予以嚴厲打擊,不斷凈化資本市場環境,切實保護廣大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

四川金7乐电视开奖号